一座世界盃

那個光線不足的大約5坪的單人宿舍裡面有一台12吋的螢幕閃爍著,配著牙齒咬碎卡迪那牛排口味喀啦喀啦的聲音;我正坐在螢幕前面看著世界盃,2010年6月11號。

身為一個運動白癡的我竟然會獨自窩在宿舍看著球賽,我自己難以理解,看著螢幕中比賽的實況我的心情也會跟著起伏,情緒被牽動,非常不可思議,看著比賽我似乎回到一個很純真的狀態,不用去想創作,不用去想生活,如果沒有延長賽的話,幾乎兩個小時的時光我可以說自己消失在這個地表上。

這份關於觀賽的感覺我無法用言語形容,可能是絕對的正面卻毫無意義的吧;或者我發現享受孤單可以充滿快樂的方式就是看著比賽進行,而且,只有足球比賽。

2010年的世界盃對我來說不算是觀賽一個起點,但卻是我最開心的一屆,我支持的西班牙奪冠,那年的雙箭頭表現非常棒的同樣無可言喻,重要的是我在冠軍賽的時候和弟弟一起到了高雄體育場去,跟著好幾千人一起看著西班牙拿下金盃,我無法忘懷那種純粹,那2個多小時的消失不只有我,有好幾千人跟我一起消失,我彷彿不能做我自己了,那個時刻彷彿什麼都不在重要,只有一種情緒存在,而且是在場所有人都只有一種情緒存在。

在這裡沒有人在乎你是不是學生,也沒有人在乎你是否支持西班牙隊,更沒人在乎你到底年薪多少,幾歲才要成家立業,至少這兩個小時內妳絕對感受不到任何外來的不友善,這種消失之美,無法明說。

很多人一定無法理解像我這樣的人到底在看什麼,為什麼不是棒球,不是籃球。同樣都是團體運動,偏偏就是足球。關於這點我也很想明白,但我知道不能去深究了,我不想變成那種無聊的人,那種對生活一成不變厭倦的人。

我的時間大部分都成了別人,只有這一小段時間我可以變成我自己,看著他們流汗享受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