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建築-原始的彼岸

[vc_row full_width=”” parallax=”” parallax_image=””][vc_column][vc_column_text]真正的創作無疑是一連串的自我了斷。

我不斷的切割又切割,那層創作的薄紗。

在學校的創作只是學習創作的創作;來到了社會中才創作本身才得以真正的發揮。我要挑戰現實挑戰無奈挑戰誘惑挑戰自我對學習的那份純真;挑戰熱情的維持,挑戰藉口挑戰孤獨挑戰逃避挑戰一切事與願違;這些之後我是否還是那個早在<被建築>中遺忘的人,對自我的預言到底能夠持續多久還不知道;但現在我仍保持清醒。[/vc_column_text][/vc_column][/vc_ro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