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為河

hong

關於整個藝術創作會變得如此,一直有個影響非常深的因素。因此決定了我去放棄所有設計時限(實現)的準則,讓所有的元素都不再承受時間(現實)的規範。那個求學時期的老師,研究所的指導教授,被建築論文的始作俑者;那個帶著內斂藝術質地讓我讚賞卻也痛恨的男人。

 

王為河 。

 

這個名子對我來說變成一種包袱,有時我甚至痛恨他的存在。但唯建築的誕生卻不能沒有他。

 

身為一個創作型的藝術家,王為河沒有太多流傳在藝術圈子的作品,只因為他有一半的靈魂為建築瘋狂,這樣創作類型使得作品的存在變得尷尬,猶如我研究所有個非常有天賦的郭姓同學所評論他人的一段話:『他的作品猶如一個跨坐在窗台的男子,不屬於內也不屬於於外那樣尷尬。』而我認為這段話挪來評論王為河的創作是非常貼切的。

 

藝術之外,王為河踏入的是”建築設計”這類設計體系之流。縱使和我一樣都將建築做為藝術創作的媒介,但身為教育者的他必須被其規範,使得建築必跟設計藕斷絲連,他避不開,只得在設計跟藝術間來來回回。設計體系跟藝術體系有相當大的分別,世上很多設計師都會讓作品沾上藝術的邊讓作品的價值有所提升,但藝術家只是把設計當過追求頂標的過程,一種吸收養分的行為。我相信他很明白,如果創作並非純藝術是脫離不了普世價值的,設計終究只能是世俗價值中的頂端,要突破去追求更極致的精神必須仰賴藝術,必是將自我全部奉上。

 

從他的畫作中可以窺探出一點端倪。不論是純粹幾何還是那些抽象的類空間(螢光橘系列)元素,或是其他的寫實畫作上都有一種濃烈的”空間隔閡”,明白的告訴他人不要隨便的入侵他創造的畫面和世界,那種冷冽理性的精準下筆在畫布上精確的隔閡掉觀看者和創作的關係,觀看者在進入他的創作前之前得先面對自己的存在,通常觀看動作在這步後就停止了,無法再進行下去了。也許是他對空間的本質一直鎖定在存在的純度上,讓設計因子被迫壓縮到很低,但卻因為這項”設計因子”使其創作無法脫離那個”空間隔閡”,那個無法進入的隔閡與能夠操控幾何的極簡抽象大師林壽宇比較起來就顯得無所適從,即使王為河有強大的藝術觀念跟理論支撐,但那些都過不了林壽宇創造的一條線,一條名為一切的線。

 

王為河所設計的”無法進入”成為他無法向上昇華的重大因素;縱使他瘋狂的挖掘生活上的一切作為創作概念,但是我知道在還沒脫離設計環境的約束前,那些都沒得發揮,頂多爬上設計的顛峰罷了;要進入更高層次的淬煉是沒有希望的。處在學生身分的我或是大部分人不會曉得這件事,這件事恐怕只有他自己跟曾在設計與藝術中打轉的創作者知道。他不是極力追求藝術理論實踐的那種人,但他是追求藝術極限等級的人,這點應該是所有藝術家都是一樣的。也因為如此,同為創作者的我有一種預感,當他真正離開設計之後,那種創作能量併發連主流藝術市場得被其影響,目前NT5000/號的市場行情恐怕是低估了這顆創作種子。

 

題外話,誰也沒想到一個法國夜店DJ- David Guetta竟能改變整個電子音樂市場,甚至直接篡升整個DJ的世界排名(最高到第一),沒有大型舞台的演出跟經驗讓很多職業的DJ跟音樂人不能接受這類人的存在,但現實的情況就是,大眾的票讓他確實坐上大位,而電音跨界跟流行樂合作也因此越來越平常。

 

藝術最珍貴的一點恐怕就是超越”極限”的存(純)在,這是一個暫時性的結論,至少我是這麼追求。這件事若讓設計來干預根本不會有實現的可能,但是設計做為藝術修煉的前身是一個捷徑,加速了千錘百鍊的下手精準度。設計的出現讓所有材質、色彩或造型等應用都有跡可循,但藝術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訓練自我對整個真理淋林盡致的追求,唯有這樣才能更接近”極限”甚至超越。

 

他近期的作品”這裡的這裡”,我還沒親自拜會過,但已有些相關訊息可以窺知一二,只從線上的資料來看,我真的覺得”不怎麼樣”。一坨被消切內裡掏空的幾何形體加上對比人來說稍為巨大些的尺度,這樣的”設計語言”怎麼會是出自王為河之手,這件作品的原型在我研究所的時候就見過,我一直覺得這東西僅是階梯般的過程,像他這類高段觀念藝術操作者必會利用這樣的過程去進化,尤其在見識過王為河-十個年頭的展覽後,便知道其操作物象的手法相當高竿,王為河的作品經常讓我聯想到法國的Jean Dupuy和義大利的Esther Stocker;那種理智又銳利的處置物件跟空間的關係外,舒服卻硬是貼上一絲緊張的觀感彷彿在逼著觀者去尋找什麼線索,可能是存在,可能是某種匱乏或是一種低限的宣洩。

 

與十個年頭相較之下,我喪失親自去拜會這件公共藝術的動機。因為我完全見不著那個228競圖首獎的輕透纖細,或是王為河在紙上建築中挑戰當代時空的魅力;連劍潭地下道的空間滯留感都削去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想他一定迷惑了,要不就是我的判斷哪兒錯了。之所以會用”迷惑”來解讀並不是隨便貼上的一種標籤,自從王為河 228競圖之後,其實還有一些有趣但沒有出現在世界上的作品,一路下來的變化告訴我,他必然會在極簡主義前停下腳步;停住原因可能受到林壽宇影響或建築學中的空間進化的論點;因此我推論出另一個可能,那就是對極簡主義的”迷惑”。這種迷惑就像創作長到了”成人階段”,卻沒能繼續成長;就如20歲的藝術家再怎麼威能也不會做出50歲的大師作品;就算有”巨人的肩膀”,那也僅能帶動技術罷了,在藝術創作上則完全不適用,這也是畢卡索為什麼不會在他年輕的時候就出現” The Weeping Woman”,因為創作這件事情是循序漸進的,身為創作者都知道,跳著來玩是不可能的事,何況王為河的週遭遍布著極簡形式的建築形體與文本(學生的創作、當代建築的創作),這必然使其滯留,因為這樣才能跟學生和時代說話,但也因此對極簡主義的語言說得太多,導致他終將”迷惑”,看到了”這裡的這裡”我想終於也有不是”他自己”的時候。只因他將極簡主義開成創作的保護傘,於是這樣的迷惑導致出手的準度變化劇烈。他可能忘記自己曾說過妹島和世的極簡主義也不過是通往更高的精神境界之階梯罷了,

 

可能有人會覺得王為河創作生涯超過30年,而我也不過是他人生中匆匆而過的學生;這樣評斷為免太可笑了。要是這樣,那所有藝評樂評連老師這職業通通都該消失了。而我的評論對他而言也應是輕如鴻毛罷了。

 

相關連結

公共藝術 <這裡的這裡-王為河> (此篇作者也是他的學生)

伊通公園ITPARK

8 thoughts on “王為河

  1. 非常有天賦的郭姓同學表示:

    其實老師這件作品是做得很好的,怎麼說呢?第一,台灣其他的公共藝術作品絕大部分都做得不怎樣,相形之下老師的這件作品的質量確實是高的,第二,再比較老師過去這十多年來,實際有作出來的公共藝術作品,會發現過去的作品絕大部分也都不怎樣,有些甚至一看就覺得是消化預算令人不以為然的東西,如果老師是在被迷惑的狀態下作了這次的這件作品,那他過去十幾年不就都是昏迷不醒…再者,老師要面對的是公部門死公務員,這會使事情又變的很不純粹,然而不純粹也正是這個社會的最真實寫照,藝術本來就是無用的東西,要說服民眾去接受一個造價近兩百萬,又毫無用處的東西…為什麼?老百姓是有欠你錢嗎?即便是美國這種國家,serra的作品都能被當廢鐵處理掉,當一件作品來到公共之後,往往要面對的不是自我的誠實,也不是對藝評家誠實,而是那數以萬計的民粹和官僚…藝術品在美術館或藝廊的存在意義,或呈現方式有極大的落差是必然的,試想,如果這件作品改成放兩百台價值八千塊的電風扇朝著地面吹,會在幾分鐘內電風扇被偷光…根本不可行吧?我當然也不是要替老師辯解,我甚至多年來一直都覺得這件作品,是學那位非常有天賦的郭姓同學的作品災惑的原型,當然這樣的說法是非常不厚道,不規則多邊形又不是郭姓同學發明的,早在之前就有很多人作了,所以這件作品的價值絕對不在於是否發明了新的形狀或工法,這件作品一再被強調的,不外乎就是存在的在,而存在對立面的就是虛無,所以當你以「虛」出發,你就會發現他的「有」是非常的有,非常飽滿的非常耐人尋味的,而當進入到這裏頭,就會感覺到自己彷彿是被拋諸在另一個世界的角落,非常的遙遠、非常的孤寂也非常的痛苦,而那個地方就是這裡的這裡…
    所以還是強烈建議你一定要去看看,當然看完之後可能還是覺得沒甚麼,但是就真的沒甚麼啊~就混凝土啊~要不然是要吃了他嗎?

    1. lii表示: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迷惑跟昏迷不醒有什麼關係?如果你覺得這樣說得通,那你會拍手叫好也是說得通的(昏迷不醒之後還有辦法生出這等作品…),你沒意識到罷了。

      我同意關於你說的”公共議題牽涉到公部門或民粹”是事實,但我不覺得在這裡該拿出來討論。

      如果你聽過Rem Koolhaas在台北藝術中心的簡報,或是你跟我這種B咖一樣成天面對公部門的人幹幹叫(EX:台中西區一票專接公部門案子事務所,有興趣我幫你介紹),就會覺得官僚民粹真的沒什麼好討論的,尤其當作品本身已貼上的藝術家的名字,拿出來講只會給人一種做得好都是藝術家的功勞,做不好推給官僚民粹…加上有些藝術家還不是第一次接公部門的案子,所以我文章內就不拿這點討論,真的沒有太多意義。去跟B.I.G或是Ben van Berkel(你可以去YOUTUBE看看他們怎麼行銷作品的…當然你英文要懂一點)說什麼民粹官僚他們應該會傻眼,他們會叫你多去聽聽它們的課吧。

      作品如何純屬我個人評論罷了,就像你會在那邊覺得痛苦一樣;因為有你這類人的…”但是就真的沒甚麼啊~就混凝土啊~要不然是要吃了他嗎?”邏輯,所以Serra作品被當廢鐵丟棄也不意外阿。

      最後,覺得你創作一把罩,這比較貼近現實面的思考怎麼好像就…你應該不是真的騎腳踏上下山採藥了吧..呵呵。

  2. 非常有天賦的郭姓同學表示:

    …這比較貼近現實面的思考怎麼好像就….…就…就…就…怎麼了?
    我覺得我用字算是準確的…除非你和我不是在講同一件事…

    1. lii表示:

      哈哈~你的回覆會結巴耶,就是那位非常有天賦的郭姓同學本人沒錯!我覺得你就是和自己講話,只是剛好在這邊被我看到了而已。謝你來看我,交男朋友了嗎?

  3. 郭有賦表示:

    你現在在台中嗎?找天吃個飯如何

    1. lii表示:

      抱歉,到過年前我都不在台灣。

  4. 豆腐魚表示:

    無意間看到你的評論覺得很棒;王為河先生的作品通常都有相當深入的人文理念,我也去參訪過台南北門和目前這件台南文化創意園區的公共藝術的確不如當年228那樣令人驚艷,但在我看來仍是值得肯定的。我在快十年前也有一篇關於228競圖的評論,題外話,據說當初中國有意將王為河先生的228紀念碑收去蓋。台灣重視在地文化的藝術家變得少了;還能夠在台灣見識王為河先生的作品是很值得開心的事情。關於228的評論:http://reader.roodo.com/skydaughter/archives/1096389.html

    1. lii表示:

      謝謝你的意見。基本上我也很喜歡他的作品,只是覺得他還能發揮的更好而已。

發佈回覆給「lii」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